【密探】开启高逼格点烟方式!这样的古董打火机你一定没见过!

消费
打火机收藏前景巨大,之前美国宾州举行的专场拍卖会上,一只1933年产ZIPPO打火机以3.7万美元被法国男子拍下,创下这一品牌打火机售价最高纪录。

尽可能保存这些打火机的原装盒子

自希腊神话中普罗米修斯用茴香枝盗来火种点亮世界,人类对光明与能量的追求已 历经万年。从原始的燧木取火到现代的电子打火,手中开合的打火机早已不是一台单纯的工具。打火机、钢笔、腕表曾是属于男人的饰品。女人靠着珠光宝气来辉映 自己的美貌,而男人则需要精巧的机械设计与构思彰显阳刚。

古董打火机在某种程度上变成了地位与品位的象征,在细节处也被赋予更多的关 注,这与平均每秒就有两千个一次性打火机被丢弃的当代大相径庭。设计师在保证功能性与舒适性的前提下,孜孜不倦地为其加入更多精巧的元素。直到钟表打火机 的出现,配之以绿色巨头鲨革或通体由18K金珐琅铸成,其考究程度达到了顶峰,即使在战争时期,Alfred Dunhill(以下称“登喜路”)也仍然拥有英国首相丘吉尔这样的拥趸。

纵观于江近年来的三百多件藏品,包括被毕加索选中为定情信物,送给情妇多拉· 玛尔的登喜路 Tallboy 打火机,电影《和平饭店》中周润发曾使用的法国 Flamidor 烟斗适用打火机,爱马仕历史上出品的第一款18K包金口红打火机,Ronson 制造的世界上第一款全自动打火机,包裹着珍珠母贝细腻纹路的沙茶色打火机……足以让当时的名流引以为豪,物不离身;留存百年的使用价值令收藏者们惊叹不 已。在收藏经历中,于江一直秉承着一个信条,他认为纵然每一个古董打火机都是一件精美绝伦的艺术品,但使用功能完整是收藏的立足点。

所幸,“无论机械打火 机多么老旧,只要火轮保存完好,大多是可以用的。”平日于江也会每天随性地换着花样,在兜里捎上一个“老货”,而朋友们的问候语往往是“快拿出来瞧瞧。”

先是奔放的“叮”的一声,机盖打开了;接着是豪迈的“嚓”的一声,升起了猛烈而垂直的火焰;然后又是铿锵有力的“当”的一声,合上机盖——

(本店藏品实物展示,1970s法国Dupont都彭L1 20u包金气体打火机)

不同凡响的一瞬间,感受那种漫不经心又洒脱雅逸的风度。

(本店藏品实物展示,1910s美国Nassau拿骚纯银古董打火机)

打火机,方寸之物,尽显男人内心,火焰升腾和熄灭之间,又缭绕着男人的故事。

(本店藏品实物展示,1930s德国KW卡尔威登9K金套古董打火机)

你甚至可以认为,他用打火机点燃的不是香烟,而是情调,还有一份惹人浮想联翩的优雅淡定。

(本店藏品实物展示,1910s美国Wright赖特纯银手工雕花古董打火机)

优雅自信的男人有道是“先敬罗衣后敬人”,男人与女人的不同之处,在于对男人来说,品位比相貌更重要。

(本店藏品实物展示,1920s瑞士产Dunhill登喜路纯银大号防风钟表古董打火机)

一个男人的品位,有时候不一定取决于他所拥有的物品的价值和体积。在某种程度上说,一个打火机的美学价值甚至不亚于一架私人飞机。

(本店藏品实物展示,1920s美国Ronson朗森De-light纯银古董打火机)

对于男人而言,打火机早已超出了点烟工具的基本属性。它更像是一种象征,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透露出他的品位、他的气度,以及他那颗如火焰般炽热的心。

(本店藏品实物展示,1930s瑞士产Colibri科乐比Kickstart纯银浮雕套古董打火机)

取之有形,化于无形,不动声色地挥洒男人尊贵之魅。

(本店藏品实物展示,1940s英国Charles查尔斯古董打火机)

(本店物品实物展示,跃活 E5 时尚可入烟盒电弧打火机)

(心动可戳,仅售98元)

人类对于火和光亮的追求历经万年。

原始时代的燧人钻木取火是人造火种的起源,在西方神话中则流传着普罗米修斯用茴香树的枝条盗来太阳神阿波罗火种的故事,现代奥运则用抛物锅形聚焦太阳能采集火种……

火,对于生活在现今的我们已经不再那么稀有和神秘了。我把我对于火的激情与世界上的其他藏友一同赋予到了古董火机的收藏领域。

打火机经历了几百年的发展,早已不仅是一只单纯的点烟工具,而更多的被认为是优雅并有潜力的收藏。作为男人随身有限的饰品之一,除了它的功能以外,还在于它常常带有迷人的响声、精美的造型、珍贵的材料和典雅的装饰,体现着一个男人的品位和地位。

(本店物品实物展示,跃活 E2(3400mha可作充电宝)电弧打火机)

(心动可戳,仅售98元)

最原始的打火机是从燧石点火枪衍生出来的。带有弹簧的扳机扣动时,击打在火石上产生火花,点燃干树叶。现代打火机的鼻祖可以说是明朝出现的火镰和同期欧洲的火绒盒。它俩的工作原理相同,都是用石头摩擦铁器产生火花而引燃火绒的。所不同的是,火绒盒的打火铁是由链子栓在一边的,而火镰则完全是一体的。

1903年奥地利人Carl Auer 发明了铈铁,使制造火花这一过程更具可操作性,也促进了打火机制造业的迅猛发展,时至今日,它仍是打火机点燃主流方式。而近代化工工业的快速发展也丰富了打火机可使用的燃料,目前最广泛使用的燃料是蒸馏石脑油和丁烷气体。

同样是在19世界末,法国境内阿尔卑斯山脚下一个小镇,西蒙.梯索.都彭(Simon Tissot Dupont)成立了一间作坊,生产各种皮具。到了20世纪初,都彭开始制造打火机,其商标就是S.T.Dupont。都彭打火机的生产总共要经过锻造、成型、打磨、上色、拋光等近30道工序和中国漆17种工艺,而且全部是手工制作,这对于见惯了工业化、大规模生产的记者们颇具神秘色彩。

以中国漆为例,原料产自日本的一种漆树,每棵树每年只能获得2公斤的汁液,而一旦采完汁液,树就死掉了,7年以后才能长出一棵成熟的漆树。汁液运过来后,要加入按秘方配置的颜料才能形成成色饱满的中国漆,在都彭公司只有2个人知道这个绝密配方。有一个60多岁的妇女被称为都彭的调音师,近40年来,一直是她将制作完毕的都彭打火机一个一个打响,如果哪个打火机的点火的声音不够清亮悦耳,火苗处于任何角度,不能同样保持垂直和猛烈,绝对不能出厂。在都彭,点火也能成为一种艺术。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每一个品牌的成功都不是偶然。直到1961日本人发明了一次性打火机,廉价的产品将以前一直单一生产优秀打火机的各种品牌全部冲垮,像德国的MYLFLAM、KARL WIEDE,美国的RONSON,法国的FLAMIDOR,英国的COLIBRI,瑞士的THORENS等等,但是这些优雅的产品不应该被人们所遗忘,在历史的长河里它们有着自己的辉煌时代。

打火机收藏前景巨大,之前美国宾州举行的专场拍卖会上,一只1933年产ZIPPO打火机以3.7万美元被法国男子拍下,创下这一品牌打火机售价最高纪录。2008年6月香港夏季古董钟表拍卖会上,一只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瑞士产纯银外套、带“八天”微型表的登喜路打火机,最终以5.04万港币成交。

目前国内收藏古董打火机的人数相对于其他古董类收藏还相对较少。大部分是因为没见过,或者见过却不了解,又或想深入了解却无从下手,我谨希望通过我的博客将我收藏的心得、掌握的知识同众位分享交流,让更多的收藏爱好者认识、了解古董打火机,帮助更多的爱好者寻到心仪的古董打火机。

(本店物品为实物展示,跃活 E5 时尚可入烟盒电弧打火机)

(心动可戳,仅售98元)

本文来自:字画街

参与讨论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