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堂商场仅剩一店 百货业持续关店潮

商超
距上一家门店关停仅几个月,华堂商场再出关店消息。

距上一家门店关停仅几个月,华堂商场再出关店消息。记者4月4日走访华堂商场七里庄店获悉,该店将于5月中旬关停,后续将由首航接手。近几年华堂商场陆续关停了北京多家门店,此次关停七里庄店后,华堂商场在北京将仅剩北四环华堂商场亚运村店一家。随着市场的变化,外资百货陆续退出,本土百货尴尬发展,华堂商场如果仍旧保持原有经营状态,最后一家也难维持多久。

5月关店 储值卡不退

4月4日仍在清明节假期中,华堂商场七里庄店的消费者仍较多,尤其是在一楼的超市区,客流量相对乐观,上面四层楼服饰鞋帽等区域则要稍微少一些。正值假期和夏装上市季,不少品牌都在打折促销,也有商户直言,进行折扣是因为商场即将关店。在商场超市出口、店铺周边走廊等空旷区域,还有不少特卖区。

在随机采访中,不少消费者表示,并不清楚这家华堂商场即将关停,商场内的工作人员也表示,只知道关门大概将会在5月中下旬,并称华堂商场目前并没有发布正式的相关通知,只有一位工作人员清楚地给出了5月14日这一关店日期,并透露:“闭店后将由首航接手。”

随后,华堂商场七里庄店即将关店的信息在该门店办卡处的工作人员口中得到了进一步的核实。记者以消费者身份咨询关店和退款情况,工作人员称,目前关于储值卡的处理方案只可使用不能退款,并建议消费者尽快使用完卡内的余额。当问及为何不能将储值卡退款时,上述工作人员表示,因目前在北京区域内,还有华堂商场亚运村店可使用该储值卡。

记者就上述情况向华堂商场方面求证并询问原因,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但在随机采访当中,有商场工作人员称,“可能与这里生意不大好有关系,一楼的超市人气比较旺,但楼上的商铺平时的状况不过尔尔”。此外,也有工作人员透露,因为即将关店,还出现了另一种有意思的经营现象,不少商户特意选在这个时候进商场做折扣销售,“价格不一定更便宜,性价比也有待商榷,但消费者比较相信关店前‘甩卖’的可信度”。

仅剩一店 百货业持续关店潮

事实上,如果七里庄店5月如期关停,这就是华堂商场近几年在北京关停的第八家门店,从2014年开始,华堂商场在京门店陆续关停了7家,目前仅剩七里庄店和亚运村店。待七里庄店关停,亚运村店就成了华堂在京的独苗。

值得注意的是,华堂商场亚运村店的经营也未必理想。记者在点评平台上看到,最近的日期为4月1日的签到点评中写道,“偶尔来趟也是去超市买点吃的喝的,这家店也就是超市区人挺多,服装鞋帽区等都没什么人”、“缺点就是餐饮品牌太少了,万年的吉野家和面爱面”;也有消费者点评道,“经营方式还是有些过去式的感觉,也有些和时代脱节。地上服装、生活用品为主,对年轻人吸引力不大,品牌也以中老年为主”。

记者实地走访发现,情况也大致如此。记者就华堂商场亚运村店是否有闭店计划询问华堂相关工作人员,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

实际上,不仅是华堂商场,关店潮在整个百货业中蔓延,就在4月1日,玛莎中国上海南京西路店、淮海中路店、环球港店等正式关店,此前玛莎百货已经关停了上海其他门店,本月玛莎百货正式整体退出上海市场,就在3月中旬,玛莎百货北京仅有的一家门店世贸天阶店闭店关门。去年11月,玛莎百货对外宣布,将退出中国在内的10个亏损的国际市场。去年10月百盛关停北京太阳宫店,公开资料显示,这是百盛2016年在中国关闭的第四家店,也是百盛近年来在中国关闭的第12家店。根据首商股份和翠微股份的年报信息,两家公司分别关停了西单商场十里堡店和翠微百货清河店。

特色不足 孤军奋战

业内人士指出,在新零售高歌和实体回归的呼声当中,百货业关店潮仍在继续,这是值得百货行业反思的问题。

北商研究院特邀研究员、 北京商业经济学会会长、北京财贸职业学院院长王成荣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新零售的确是实体商业发展的机遇,商业技术和商业资本驱动下,新零售对应的是线上线下和物流结合在一起的体系,是一个云平台的概念,将实体零售和电商资源结合到一起。比如阿里和百联的合作,就摆脱了单一电商的经营方式,通过商业智能技术便利消费,电商和实体共享利益。

在王成荣看来,华堂商场的关店,有激烈的市场竞争因素,华堂商场本身的特色也不明显,自己既没有形成一个智能商业体系也没有融入到一个体系当中,孤军奋战就很难在商业智能化当中独立成长,尤其是在如今电商冲击的大环境之中,关店是必然的。不仅仅是华堂,当前不少传统零售商仍是不积极,为以往的商业地位所惑,认为电商这两年增速放缓是电商要不行了,实体回归。实体回归并非简单回归,未来这些传统零售企业不能够下大力气变革,发展前景也很难说。

■本文来自北京商报,作者:吴文治/郭白玉

参与讨论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