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马生鲜北京首店为何如此“难产”?与超级物种隔空“对垒”

盒马生鲜北京首店为何如此“难产”?与超级物种隔空“对垒”

4月1日消息,盒马鲜生北京首店的开业时间又双叒叕推迟了。

在3月7号,盒马鲜生App上曾显示北京十里堡店将于3月31日正式开业,并开放了盒马鲜生App正式开放了在十里堡周边地区的线上配送业务,包括盒马鲜生和盒马外卖两部分。

盒马生鲜北京首店为何如此“难产”?与超级物种隔空“对垒”

不过,零售渠道观察今天来到盒马鲜生十里堡店,却发现原本定好的开业时间又推迟了。盒马鲜生的装修围挡仍未撤掉,也没有地推人员在发放宣传材料。

同时,盒马鲜生和盒马外卖的线上配送业务也已经终止,早先频繁出入的外卖送餐员已不见踪影。快快打开盒马鲜生App时发现,盒马外卖界面显示为空,盒马鲜生的界面也显示商品售罄。而商品分类的菜单栏中,虽然包含了不少商品种类,但均显示已售完或没有找到相关商品。

在7号线上配送服务上线当天,盒马鲜生App曾显示,在3月7日至3月30日期间,盒马外卖全部五折,每人每日只能限购一套。截至7号当天下午六点半左右,盒马鲜生App中已显示所有的外卖套餐都已卖光。同时,盒马鲜生还为新用户提供了额度不等的优惠券、1分购活动以及下单抽奖活动。

除了在提供大幅度的优惠来吸引消费者外,盒马鲜生还在App中上线了“盒马解密”专题,共分为“生鲜记”、“餐食记”和“服务记”三部分来介绍盒马鲜生,分别在3月6号、14号和21号上线。 不过快快发现,目前在App中均以找不到这些内容。

盒马生鲜北京首店为何如此“难产”?与超级物种隔空“对垒”

新城市广场的保安人员表示,盒马鲜生今天不开业,不清楚具体的开业时间。同时也没有见到盒马鲜生的配送人员出现。但快快发现,或许是因为此前大规模地推的原因,仍有不少附近的居民前来询问开业事宜。

据悉,盒马鲜生本次推迟开业的原因或是因为装修进度,最终的开业时间也未确定。

北京首店缘何如此“难产”?

从去年开始,盒马鲜生即将进京的消息就传的沸沸扬扬。在本次大规模推广之后,盒马的北京首店还是如期揭面。盒马鲜生的首家会员体验店于去年1月在上海金桥广场店开业,采用O2O“线上电商+线下门店”的经营模式,主营生鲜、快消品和餐饮等。目前盒马鲜生已经开设了8家门店,7家坐落于上海,1家位于宁波。

盒马生鲜北京首店为何如此“难产”?与超级物种隔空“对垒”

据了解,盒马鲜生和传统超市的区别在于以下几点:

第一是盒马鲜生只能采用支付宝支付,借此实现数据对接和资金流的统一;

第二是盒马鲜生将生鲜超市和餐饮加工相结合,顾客在选购结束后可现场观看食材的加工制作;

第三是盒马鲜生的App和门店完全打通,用户可实现自主购物,除了线上、线下单独购买还可实现Online、Offline智能拼单,共同配送;

第四是以店做仓,通过自动化物流体系实现五公里内半小时免费配送。

据悉,盒马在北京开设的第一家门店是被定义为“盒马鲜生2.0版本”盒马集市,位于新城市广场B1层。和1.0版本的盒马鲜生门店相比,盒马集市的经营面积更大,从4500平米提高到10000-11000平米,餐饮占比更高,同时还加入了花店、天猫超市等业态。在去年12月份,首家盒马集市店在上海地标性建筑八佰伴对面开业。

此前华泰证券公布的盒马集市调研报告中预测,盒马集市八佰伴店的年营业额(不包括餐饮)约为1.20-1.51亿元,坪效(剔除餐饮业态面积)约为2.40-3.02万元/平方米。周末客流量为平时2.5~3倍,线下订单数约为平时2倍,线上订单数则与平时基本相同。

不过,在去年发布的《北京市餐饮业经营规范(试行)》中规定,城六区范围内,新建餐饮服务项目不得使用地下空间从事商业性经营。

盒马生鲜北京首店为何如此“难产”?与超级物种隔空“对垒”

《北京市餐饮业经营规范(试行)》截图

但是盒马鲜生一直以“超市+餐饮”为主要经营模式。顾客在选购完食材后,可以在店内观看加工过程并直接食用。那么盒马鲜生的这种经营模式是否在规范的准许范围内呢?

盒马生鲜北京首店为何如此“难产”?与超级物种隔空“对垒”

北京盒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工商登记信息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该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餐饮服务、零售和批发等等。有餐饮行业的相关人士表示,如果有营业执照和卫生许可证等合规手续,应该是允许的,

还有业内人士表示:“他们都面临的营业执照的问题,零售和餐饮也有不同的要求。”

超级物种要进京对垒

其实,在此前传出消息将进军北京市场的永辉·超级物种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永辉超级物种的定位一直是针对核心商业区的白领和中高端社区。但其在北京去选址在永辉超市鲁谷店,鲁谷店临近西五环,并不靠近核心商业区和高档社区。 也有人猜测,之所以如此选址是位于地上空间鲁谷店不受《规范》的限制。

永辉超级物种的首店在2017年1月1日落地,营业面积在500平方米左右,门店单品数量超过1000种,也以“餐饮+超市”为主要经营模式,消费者可以选择多种支付方式。超级物种融合了永辉目前孵化的8个物种:鲑鱼工坊、波龙工坊、盒牛工坊、麦子工坊、咏悦汇、生活厨房、健康生活有机馆和静候花开花艺馆。

据悉,目前超级物种的客单价在200元左右,日均客流为1000人左右,线上销售额占比约为10%。而永辉在上个月公开的超级物种第二代店的发展计划显示,新一代门店或将在福州、厦门等地开设,在升级现有的8个物种的同时,还将添加新的元素,并将和永辉生活App产生更多的联动。

有意思的是,永辉超市鲁谷店位于地铁一号线八宝山站附近,而盒马鲜生的北京首店位于一号线四惠站附近,这看起来也像是在一西一东的隔空“对垒”。

盒马鲜生——这个被看作是阿里打响“新零售之战”第一枪的新物种,从出现就备受瞩目。虽然其已经在上海开设了7家门店,但是却一直迟迟未落地于北京,关于盒马鲜生北京十里堡店的动向,

■本文来自零售渠道观察

盒马生鲜北京首店为何如此“难产”?与超级物种隔空“对垒”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