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171554289047

核心预警:

1.至少中国之外的世界经济,明年有可能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转折年,可能是U型的底部。

2.必须从现在开始想方设法减少银行贷款在融资中的比例,减少存款在百姓中储蓄的比例。

3.现在很多企业家认为,只要换成美元,只要买了美国的房地产和酒店、保险公司就赚钱,这个认识是非常错误的。

变革家,以投资视角为您发现风险和商机!2016年11月17日,在“《财经》年会2017:预测与战略”“全会一:全球经济预测和风险应对”环节,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弗里曼经济学讲席教授、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阐述了其对世界经济明年走势的基本看法。

以下为李稻葵发言实录:

首先我谈一下对世界经济明年走势的基本看法,充满了不确定性,这个说法永远正确,每年讨论都是不确定,似乎等于没说。我觉得应该有一个更加精准的判断,各种迹象表明,明年整个的世界经济,在我看来,最有可能是一个转折年。从过去连续四年增速的全面下降,基本上走到一个增速的稳定,甚至于略有回升的这么一个转折点。为什么这么讲?看一下发达国家,美国增长速度,今年大概能到2.2%左右,头三季度是1.8%,第四季度可能会快一点。美国经济整体上讲,这一轮的调整还是比较到位的。欧洲国家,尽管有选举的不确定性因素,完全同意,但是,明年的选举不可能立即影响明年的宏观的走势,选举结果出来以后,它会影响未来几年的增长走势,明年的欧洲增长走势,它会在很大程度上延续今年和去年的走势。欧洲大概还在1%左右,也许还略有回升。日本,0.5%左右,基本上到这个程度。俄罗斯,最近的数据是停止下跌,开始回升。原因很简单,大宗产品价格过去9个月以来相当程度的回升,40%到50%,甚至更多比例的上升,直接会拉动俄罗斯、南非、巴西等国家的经济增长。所以,总体上讲,世界经济,至少中国之外的世界经济,明年有可能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转折年,可能是U型的底部,当然不等于说这个U型的底部马上就能够走出来,可能还要持续一段时间,最起码不会下滑。

我们需要高度关注的,就是布朗谈到的,西方民主国家最近的一些变化,我尤其想提醒大家,如果我们这个会是两个星期前开,布朗先生的话,我们更加应该仔细听,但可惜的是,我们是两个星期之后开的。上个星期出现的美国选举的情况,让我们对于西方的精英阶层的分析,恐怕要打一些折扣,我们发现他们的分析不见得完全靠谱,尽管我们对他们个人是非常非常尊重的,因为这个世界在变,因为发达国家在变。

整体上讲,发达国家的这些变化,在我看来,可能是一个格局性的,一个范式改变,甚至是革命性的变化。主要是两个主题:一是反精英。二是反全球化,要回归到民族主义的大思路上去。这个大背景下,特别值得关心的是特朗普现象,为什么特朗普让很多人大跌眼镜能够当选,那就是很多的选民没有讲真话,为什么?我称之为“臭豆腐现象”,特朗普的很多话听起来很臭,但很多选民是支持的,他对侮辱妇女的想法,这些想法是深深埋在美国选民心中的,他们认为现实就是这么回事,只不过特朗普紧紧抓住了百姓的内心想法,公开的讲出来,有好多人不愿意同意,但心里是赞同的。所以,很多投了特朗普票的美国选民,事后都不愿意承认。特朗普当选之后,很多人非常沮丧,但我知道有几位是投了特朗普票的,他们也必须装作沮丧,他们不能显得很高兴,特朗普给美国政治,甚至西方政治带来的一个冲击,可能也是好冲击,就是讲真话,这真话很难听,但他给你讲出来,这一点跟希拉里不一样,希拉里讲假话,很好玩儿。

我之前预测特朗普会赢,后来看到很多专家的分析,包括特朗普竞选前10天,萨默斯说特朗普当选的概率小于15%,我被他的分析所左右,就认为特朗普不可能赢,所以我是不坚定的。但我觉得整个世界在变,西方在变,全球化的格局很可能会变化,这一点我非常同意张燕生主任的分析。在这个大背景下,中国应该做什么呢?第一,不用担心,特朗普毕竟是一个商人,毕竟是一个共和党人,中国的领导人反复讲共和党人讲真话,沟通起来可能稍微畅通一点,尽管真话难听,但我能跟你沟通就简单了。而且,我认为特朗普不太敢真正发动一场贸易战争,可能会在一些非常引人注目的产品上,比如轮胎、钢板,这种工会势力很强的,大家关注的局部的产品上搞一些非常引人注目的,吸引眼球的贸易保护措施,但全面的贸易战打不起来,因为他知道这里面的利害关系,他知道历史上的美国打贸易战引发的一系列的恶果,对他自己也不利。

第二,应该做好两个准备:一是国内经济的调整必须加快。必须加快国有企业改革,必须加快破产的程序,不要怕,要让一些真正的坏账、呆账暴露出来,还有一个为什么我们的汇率会贬值,一个因素是预期,很多人认为中国的经济减少了,因此要到美国去,这是企业家的观点,企业家大部分都问到怎么去美国,怎么换美元,这个因素背后有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就是我们的流动性非常强,21万亿美元的流动性,全世界登峰造极的,每一块钱都可能跑。设想一下,如果这21万亿相当一部分换成债券,他就很难跑了,或者部分的换成保险产品,保险产品是流动性很低的,因为买保险不可能买五年不买了。所以,宏观的金融结构,必须调整,必须从现在开始想方设法减少银行贷款在融资中的比例,减少存款在百姓中储蓄的比例,必须从现在做起,一点一点调起来,这件事不做,我们的汇率永远是不稳定的,或者是升值的压力,或者是贬值的压力。

二是当西方国家从全球化中逐步撤出的时候,中国应该适当的量力而行的在全球举起全球化大旗,在相关精准的领域应该起到阻止西方反全球化浪潮的蔓延,应该起到保持全球化继续前进的这么一个中流砥柱的作用,包括在一些国际组织,包括在我们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对外的一些投资,包括“一带一路”,只有这样我们中国才能树立起负责任大国的形象,以及我们长久的影响力。

从理论上讲,我们传统的模型都是用一个国家的经常账户的顺差,资本账户的顺差,以及物价水平,等等因素,来解释汇率的波动,但这个模型对中国可能不太适用,为什么呢?因为中国有巨大的,远远领先全球其他经济体的流动性,21万亿美元的流动性,它是一个潜在的巨大的放大器,一个不稳定因素,当大家预期美元会贬值,每一块钱人民币都想往外跑,买房子或者买股票,到国外去,预期人民币贬值的时候,一旦这个预期形成了,资金就会往外走,如果汇率市场放开,汇率往下走,又反过来自我循环,形成一个正反馈。所以,这是中国经济与世界上任何经济体的模型不同的地方,因此,对预期的管理尤其尤其重要,讲的非常具体,我个人的建议或预测,我认为明年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不会贬过5%,最多3%甚至更少一点,为什么?这恰恰是中美之间无风险的财富管理的产品的利差,美国基本上是零,我们银行大概无风险的理财产品4%左右,3%—5%,甚至比3%更小一点,这是管理预期的一个基准的空间。

现在是6.8%,可能7.1%。作为政策建议,我认为这个必须要坚持,同时我也相信,我们的政策制定者不会那么天真,认为在21万亿美元的流动性背景下,完全可以按市场的方式管理你的汇率,那恐怕是自杀式行为。

美联储12月份加息的概率是非常大的,因为这一轮特朗普竞选成功之后,他带来的金融市场的冲击远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大,很多的华尔街投资者突然想明白了,特朗普并不是那么难对付的,股市反而往上涨,反过来促进12月份美联储会加息,加息的幅度可能比较小,在这个背景下,由于汇率超调的原因,美元兑主要的汇率还会升值,人民币贬值的压力是预期的因素在那里,我们完全有理由也应该管住的。

我非常同意永定老师的观点,但我想补充一个细节,根据我的观察,现在发现主要资金出走的压力,目前还不是在家庭,中国的百姓对出国投资大部分认识比较模糊,还不太清楚。资本外出的压力主要来自于企业层面,企业层面现在特别想到美国去,包括去欧洲,主要是买两个东西:酒店、商业性的大楼;保险公司,因为他们发现保险公司在国外是一个金库,控制保险公司之后,还能在国外吸收它的保险的钱,就可以像巴菲特一样可以有长期资金池去投资,这个风险就非常大了。我跟很多企业交流,也跟华尔街交流,我觉得我们亏大了,他们赚的钱太多了,他们瞒天要价,我们脑袋一拍就定价了,基本上亏三、四年。

我真担心。现在很多企业家认为,只要换成美元,只要买了美国的房地产和酒店、保险公司就赚钱,这个认识是非常错误的。做商业的事情一定是认认真真,必须要谈判的,寸土不让的,按中国的文化,双赢的,宽厚的心态,跟犹太人寸土必争的心态,搞到一块是大亏特亏,最好是以犹制犹,找个犹太人来帮你谈判。

本文根据其现场演讲实录整理。变革家采用本文仅为信息提示之目的,不代表变革家对观点赞同或支持。优质项目推荐、创业项目拆解、核心风险提示、身边商机发掘,变革家让您捕捉更多商机、规避更多风险。更多信息请扫码联系我们。

27100610152784535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