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469011623

变革家,让天下没有难懂的生意!9月20日,有媒体先后刊发长篇报道,被称为“中国首善”的陈光标拖欠经销商百万欠款至今未还,而且还和合作多年的生意伙伴陷入“谁在私刻公章”的纠纷之中,最终惊动警方介入调查,后面有媒体陆续爆料陈光标慈善作假,意为炒作自己谋求商业上的便利,是一个假惺惺的“大好人”。9月23日上午,陈光标召开新闻发布会,称有关“切胃减肥”、“首富还是首骗”等报道是恶意诽谤。这里不禁使人疑问,这位大“好人”到底经历了什么大山大浪引得风波连连?那他又是靠什么能够走到今天?

陈光标大学毕业照大学毕业后,陈光标开过拉面馆,摆过地摊,但一直都不成功。没有混出名堂的他甚至不敢光明正大地回老家,生怕被别人看不起。

第一桶金:探测仪看病不直观,改进产品大卖并申请专利

一次,陈光标来到药店闲逛,见一群人围着一个袖珍式的仪器在反复询问,他立即上前去看个究竟。原来,这是一个新近上市的耳穴疾病探测仪,把两个电极夹在耳朵上就能测出身体哪个部位有病。陈光标灵机一动,他想:这个疾病探测仪好是好,就是没有直观性,如果能让患者直观地看到探测结果,那一定会大受欢迎。决定了就要干。第二天,陈光标手里拿着随身仅有的3000元钱,请南京中医药大学的专家和南京师范大学物理系的专家提供指导,按照自己的想法给耳穴疾病探测仪做简单的改进,安装上显示器外壳,输入生理图像,患者只要手握仪器的两个电极就能在显示器上直观地看到自己身体哪个部位有疾病。这个后来被陈光标命名为“跨世纪家庭 CT”的新仪器,不但获得了国家专利,而且一上市就广受好评。就这样,一个原本简单的疾病探测仪,经过一番创新之后,立即身价倍增,从原来100多元的样机改装后卖到了8000多元。

新仪器研制成功后,陈光标已经没什么钱了。当时,每检测一位患者收2元钱,一天可以收入200多元。2个月以后,陈光标已经挣到一万多元。不久,陈光标租了房子,开始生产销售“跨世纪家庭CT”,并在旁边的安徽做电视广告,打开了安徽市场,仅邻县五河一县就卖了一百多台。随着产品销路逐渐打开,每天有两三百个人排队等着看病。瞅准商机的陈光标立即申请了专利,将仪器命名为“跨世纪家庭CT电子疾病探测仪”。

第二桶金:200元灵芝“进化”成2000元灵芝胶囊

1997年以后,陈光标的事业开始渐入佳境。第二年,一次山东泰安之行,使陈光标发现了人生的第二桶金。当时的泰安盛产灵芝,而且价格较低,200元一公斤,对治疗慢性病有良效,陈光标敏锐的目光发现其中大有商机。“灵芝好是好,可食用不方便,如果能磨成粉,制成胶囊服用就方便多了”,带着这个令自己都兴奋的想法,他敲开了南京大学和省各大医院专家的大门,请南京大学专家做广告策划,再请医院做临床报告。拿到生产许可证后,他又筹款到上海买了6台胶囊生产机,再赴山东泰安大量收购灵芝粉,回来制成灵芝胶囊销售。这样一来,200元一公斤收来的灵芝制成胶囊后,售价达到2000元一公斤,这使陈光标收益颇丰。而更令陈光标感到高兴的是,他开发的“灵芝胶囊”项目促进了山东泰安的“灵芝经济”,带富了一方百姓,泰安市政府还因此颁发给陈光标特殊津贴。

发现“破铁烂车胎”的循环经济:既赚钱,又能回报社会

2000年,陈光标组建了江苏黄埔投资集团,刚开始主要业务是收购银行不良资产,进行整合、盘活再出让,后来的一次机会,使他对循环经济发生了兴趣。当时南京为迎接世界华商大会,江苏展览馆旧馆需要拆除,南京市领导找到陈光标,问他愿不愿意接手,陈光标表示愿意试试。结果一接手才知道,这里简直就是一座富矿,废旧的钢材可以卖给钢铁厂,报废的车胎可以清洗切块研磨成粉做塑胶跑道和农用车胎等用。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可以变废为宝,减少污染,利于环保。以后,陈光标又将这一循环经济模型,移植到废旧家电、电脑、生产设备甚至高速公路设施方面,在为自己带来倍增效益的同时,陈光标找到了自己价值所在:“创造不止、回报社会”。他认为,捐款捐物是一种慈善,而搞好环保,搞好循环经济,造福社会和子孙后代也是一种慈善,他决心做一个慈善家,用多种方式报效社会。

陈光标的江苏黄埔投资集团已涉及新型材料制造生产、再生资源利用、房地产开发、青少年国防教育、电厂配套设施生产、以及智能识别系统研发等诸多产业,并致力于发展循环经济、绿色经济,立志成为中国传统产业新价值的发现者和创造者。2005年黄埔投资集团荣获“中国诚信示范单位”荣誉称号,2006年成为“中国最具生命力百强企业”。今年集团公司营业收入有望达到129亿元。

做慈善出了名,政府给面子给项目,竞争者基本都“洗洗睡”

慈善事业方面:

据传陈光标从1998年(30岁)开始慈善事业,截止2010年10月累计捐款14亿人民币。

那么,用事实说话:据公开资料整理

2007年全年共捐出1.81亿人民币,在由《公益时报》举办的“2008中国慈善排行榜”(表扬2007年捐款者)中居首,自此而有了“中国首善”的称号。

2008年,汶川大地震发生后,陈光标率领其公司(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组织的救援队伍积极参与救灾。累计向灾区捐赠款物合计2130万元,其中现金785万元。

2009年,陈光标捐款1.3亿建了南京防灾减灾培训中心。

2010年,胡润慈善榜显示陈光标捐款2.2亿元,排名第八位,福布斯慈善榜公布的数据为7171万元,排名第22位。

2011年,陈光标申请于1月26日赴台湾捐款人民币1.1亿元(折合新台币5亿元)给予低收入户及弱势族群,并要求以当面发放的方式在台湾进行捐款,因此中国台湾有部分地方政府(新北市、桃园县)认为过于高调,有损受赠者尊严且大笔现金有安全疑虑而婉拒,但也有部分地方政府表示相当欢迎其捐款活动。

公司亏损,也不妨碍做慈善

根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从江苏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得到的《资产负债表》、《损益表》和《公司年检报告书》分析,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经营状况如下:

一、连年亏损,不能说是一家经营状况较好的公司。2008年,2009年,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分别亏损457万元、1696.53万元。

二、营业总收入不足以支撑其企业捐款达到陈光标宣称的数字。从其损益表看,2007年、2008年、2009年的主要营业收入分别为2186.5万元、3027.486159万元、49.57265万元,利润总额分别为3035.914552万元、138.792919万元、-324.207787万元,主要营业收入和利润总额合计为5263.558809万元,和十四亿元的捐款数字相差甚远。

三、股东权益也不足以支撑其个人捐款达到陈光标宣称的数字。2007年、2008年、2009年的所有者权益766.6513万元、535.584025万元、1257.845492万元。根据工商资料显示,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出资人除陈光标外,还有李德峰,但随着出资比例的逐年变更,李德峰的出资比例仅有0.4%。 除非有其他的赢利企业或额外财产,否则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的营业收入和陈光标的个人财产都难以支撑其宣称的捐赠数字。

不过蹊跷的是,此前陈光标曾多次对外表示,江苏黄埔销售额已破百亿,2009年公司净利润4.1亿,其捐赠了3.13亿,做企业的10多年来,累计向社会捐赠达13.4亿元。在今年福布斯和胡润排行榜出来之时,陈光标也曾对媒体说,该统计不正确,他2010年的捐赠超过了3个亿。

“政府单”是个香饽饽

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致力于发展循环经济、绿色经济、可再生资源回收、加工和再利用。 公司拥有各类专业技术和施工人员4600余名,公司拥有大型机械设备近500台(套),主要承担大型厂房、桥梁、高耸建筑物等复杂环境的控制爆破和高技术含量机械设备拆除,目前是全国最大的专业拆除公司。 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部分项目案例 1、国庆60周年北京长安街拓宽 旧建筑物拆除 2、央视过火楼金属幕墙拆卸 3、江苏省电视台大楼旧址拆除 4、国家商务部办公大楼 机械化拆除 5、上海浦东国际机场 碉堡爆破拆除 6、盐城电厂 机组与房屋拆除及烟囱爆破 7、上海远东民航大厦 楼房机械化拆除 8、上海梅山钢铁厂 机组拆除与房屋爆破及拆除 9、南京化学纤维厂 旧厂房机械化拆除 10、南京金陵啤酒厂 厂房机械化拆除 11、武汉青山电厂 机组与房屋拆除及烟囱爆破 12、安徽池州冶炼厂 机组拆除与房屋爆破及拆除

从以上项目类型可以看出,陈光标公司的主要客户是政府和大型企业,对这些客户做进行营销的最佳方式是什么?陈已经给出了答案!

这两年,陈光标自称已成为中国最大的环保拆迁公司。其黄埔公司接过的引人注目的业务有迎国庆60周年长安街拓宽改造拆除工程、商务部老办公大楼拆迁、奥运会结束建筑物辅助拆除工程、央视过火楼金属幕墙拆卸等官方拆迁工程。

一位拆迁企业负责人向记者表示,陈光标的慈善之名为他的公司带来了不少生意机会。基于中国“首善”的名号,很多地方政府都会给陈光标一个面子让其入围,而如北京的这几个工程,政治意义很重要,选择都有一套自己的标准,而陈光标的慈善名气是决定性因素之一。 一位熟悉陈光标的人士向记者表示,这是陈光标向政府发出的一个信号,需要工程单子来救急:“因他是道德模范、中国‘首善’,政府应不会任其陷入困境。” 一位熟识陈光标的拆迁行业人士称,陈光标从事慈善是名利双收,一笔漂亮的捐款可以拉近与地方政府领导的关系,基于陈光标在人脉和慈善的铺垫,获得地方政府项目就容易多了。一些大工程,陈光标也动用了普通竞争者无法企及的政府关系,这也导致其他竞争者纷纷铩羽而归。

地方政府暗中支持县工厂拍卖

2010年9月18日,陈光标家乡的泗洪县化工厂整体资产拍卖,底价为2450万元,该项目为江苏黄埔副总陈景标(陈光标之弟)竞购成功,价格为2020万元。而据知情人士透露,陈景标随后以2700万的价格转给浙江某公司轻松获利。 据本报记者调查,此次拍卖活动实为当地政府干预行为,主持此次拍卖的宿迁市茂盛拍卖公司向记者表示,这次拍卖并非市场行为,政府已提前打过招呼,因此现场虽有多人参与,但当时却只有陈景标一人举牌。 一位参与此次竞标的人士向记者透露,此次竞标中,后来从陈景标处转手的浙江某公司当时就在竞标现场,但一直没有举牌,而是等待陈景标竞得后再从其处购买,此次拍卖,当地政府早已有安排,实为潜规则。陈光标在地方政府间影响力可见一斑。

捐建防灾减灾培训中心项目,被质疑投资房产

迄今为止,陈光标最大一笔捐赠当属2009年捐建南京黄埔防灾减灾培训中心,数额达1.3亿,也是被评为2010年“首善”的重要因素之一。据陈光标所言,该中心建好后,他又陆续捐赠了数千万的设备。 在该中心建好后,黄埔公司从位于南京汉中路89号的金鹰大厦23楼C座搬至于此,一位曾在此处采访过陈光标的记者表示,陈光标的办公室就位于此楼中,“里面很大、很豪华。” 记者看到,江苏黄埔并未在该中心门口挂牌,在官方网站上也未标注公司具体位置。据记者调查,该地块属于江苏电力公司所有,当年被地方政府以公益事业为名划拨给江苏黄埔暂时使用,一位南京国土局内部人士透露,近日,陈光标曾派人到局里询问该地块产权转让事宜。 一位南京地产界人士表示,这两年南京地价疯长,而该中心10米之内为新开建的地铁3号线,该地块已价值数亿元,如今看来陈光标未雨绸缪已久。“中心刚建好,陈光标就将公司搬了进来,现在又在筹划产权转让,怎么看都不像一次正式的捐赠,称之为投资房地产更为贴切。

做慈善“上了瘾”,却已变了味

2010年1月13日通过中国人权基金会向海地灾区捐款100万元人民币。据记者查实,在我国并无“中国人权基金会”这个组织,与之名称相近的是“中国人权发展基金会”,记者咨询该基金会得知,2010年陈光标没有通过他们向海地地震灾区捐款。 陈光标的“成绩单”显示,2010年2月28日,陈光标还通过中国红十字会向智利灾区捐赠100万元人民币。不过4月底,记者在中国红十字网站的捐赠查询系统上查不到该笔捐赠。按照该网站的说明,款项没有到账是查询不到的原因之一。

2010年5月,陈光标表示向江苏光彩事业促进会捐赠1000万元,支持西部地区教育事业。据记者从可靠途径了解到,此笔捐款因无法开据免税发票而全额退回。 2010年9月28日,陈光标承诺捐赠130万元修建南京紫金山登山道。据记者调查,截至今年4月底实际到账为50万元,而此时该登山道早已建好。 陈光标声称向中国青年基金会捐赠800万元。记者调查发现,“中国青年基金会”并不存在,目前只有“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和“中国青年就业创业基金会”,但两家基金会都明确向记者否认2010年曾收到过陈光标的800万元捐赠。

2010年“西南抗旱”和“玉树抗震”两次大额的捐赠活动中,陈光标的“成绩单”里均存在将与他人联合捐赠的钱物计算到自己名下的情况。 在“玉树抗震”中,陈光标的“成绩单”显示捐赠款物合计4300万元。记者调查发现,其在“玉树抗震”中的善举并非其一个人与其一个企业在作,而是联合了北京博宥集团和鄂尔多斯永隆商贸公司,在4300万元捐赠中,时任北京博宥集团董事长丁书苗提供的1000万元,鄂尔多斯永隆商贸公司董事长李琳提供了500多万元。

其实,对陈比较中肯的评价是以为江苏慈善人士所说:最初陈光标在慈善上确实做了很多工作,只不过后来倾向于炒作,并沉醉于此,开始注入水分。他说:陈光标现在为什么喜欢发现金和货物,就是因为这样不透明,无法统计总量和价值。“到底捐了多少,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变革家注:以上内容主要改编自新浪博客、中国经营报、陈光标公司官网以及维基百科。

如果您是投资或创业人士,并对本文话题感兴趣或是想与更多人讨论交流,可以直接扫描文末二维码,1元申请成为变革家会员,我们会邀请您加入变革家行业群,参与相关话题讨论。

%e5%8f%98%e9%9d%a9%e5%ae%b6%e5%b0%8f%e7%a7%98%e4%b9%a6003

By 苏宇

发表评论